潘金莲的那些勾引之术 武松为何没上当

文/网络2016-10-29

潘金莲自打在《水浒传》和《金瓶梅》中成名之后,就一直成为中国文化的热点人物,以致如今家喻户晓,无人不知。虽然数百年来,她一直被订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成为美艳、淫荡、悲哀三位一体女人的典型!但是,也有不少人同情她的遭遇,羡慕她追求自由、反抗旧伦理的勇气。其实,潘金莲首先是一个美女,然后才成为荡妇的。那么,潘金莲到底有多美,竟让男人不顾死活拼上性命也要追求与她一度春风呢?这还要从潘金莲的身世和际遇说起。

潘金莲自小命运堪怜,七八岁就被卖到清和县的张大户家做使女。岂料长大之后,穷人家的女儿偏偏生有一身姿色,肌肤胜雪,妩媚生香。谁想羊肉落在色狼的嘴边,好色的张大户自然不肯放过她。

可怜潘金莲此时正是个怀春的姑娘,虽然也有梦想,但她中意的情郎,显然并不是张大户这样的人。潘金莲无疑又是一个聪明的女子,知道好女不吃眼前亏的道理,她便在悄悄地答应了张大户之后,却又偷偷帝告诉主人婆,适时拿奸……就这样张大户狐狸没逮着,反惹了一身骚。于是,他想出一个报复女人最恶毒的法子,救是倒赔嫁妆,把潘金莲白送给武大郎。从此,揭开了潘金莲从美女到荡妇悲剧人生的序幕。

武大郎何许人也?为何让张大户如此慷慨大度?原来武大郎是个丑陋的侏儒,人称三寸丁谷树皮,三分像人,七分像鬼。如果只是这样也罢了,关键的是武大郎没有性能力,连“爱情”一下的能力都没有,既不能满足潘金莲的肉体,也不能满足她的精神,更不能保护貌美如花的妻子,致使潘金莲常常受到无赖的戏弄,不但无情侮辱了潘金莲的肉体,也彻底摧垮了她的心灵。

人们是无法想象,潘金莲是如何在别人的歧视目光下,走进武大郎的花烛之夜的新婚洞房的?又是如何在拜过天地、成为夫妻之后的一个个漫漫长夜备受煎熬的? 尽管潘金莲出身于一个使女,不怕吃苦,不怕受累,但她毕竟是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过正常女人的生活。于是,她选择了红杏出墙,也选择了她悲剧的人生。

一次说是偶然,其实也是必然的相遇,使她的人生的目标有了新的定位。这就是当她的小叔子武松景阳岗打虎成名之后,她首先选择了这位后来成为梁山好汉的打虎英雄。

潘金莲选择勾引武松始于一个雪花纷飞的冬天,武大出门卖炊饼不在家,已经当上捕快都头的武松去衙门里点名完毕,提早回到家里,一进门发现潘金莲早升起了火,准备好了酒菜。《水浒传》和《金瓶梅》大概都有这样的一段描写:

那妇人早令迎儿把前门上了闩,后门也关了。却搬些煮熟菜蔬入房里来,摆在桌子上。武松问道:”哥哥哪里去了?”妇人道:”你哥哥出去买卖未回,我和叔叔自吃三杯。”武松道:”一发等哥来家吃也不迟。” 妇人道:”哪里等的他!”说犹未了,只见迎儿小女早暖了一注酒来。

武松道:”又教嫂嫂费心。” 妇人也掇一条凳子,近火边坐了。桌上摆着杯盘,妇人拿盏酒擎在手里,看着武松道:”叔叔满饮此杯。”武松接过酒去,一饮而尽。那妇人又筛一杯酒来,说道:”天气寒冷,叔叔饮过成双的盏儿。”武松道:”嫂嫂自请。”接来又一饮而尽。武松却筛一杯酒,递与妇人。妇人接过酒来呷了,却拿注子再斟酒放在武松面前。

那妇人一径将酥胸微露,云鬟半挽,脸上堆下笑来,说道:”我听得人说,叔叔在县前街上养着个唱的,有这话么?”武松道:”嫂嫂休听别人胡说,我武二从来不是这等人。” 妇人道:”我不信!只怕叔叔口头不似心头。” 武松道:”嫂嫂不信时,只问哥哥就是了。” 妇人道:”啊呀,你休说他,哪里晓得甚么?如在醉生梦死一般!他若知道时,不卖炊饼了。叔叔且请杯。

在这里,潘金莲出手就来个欲擒故纵,但却是十分强而有力的勾引艺术的展现。她问武松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女人?这话说来云淡风轻,但却是摆明了要剥去武松的”道德”假面。武松争辩了半天,还要她不信去问武大,正好给了潘金莲机会数落武大一番,表明她看不起武大的意思。这种轻描淡写的挑逗味道,恰像跳脱衣舞一样,从外面往里面一层一层把衣服剥掉的挑逗过程。

潘金莲对武松的挑逗,就是她先把武松最外面那层道德礼教的衣服剥开,再剥掉自已早已厌倦的那件叫做”婚姻”的衣裳,一件一件地剥落,一步一步地挑逗,直到两个人都一丝不挂地露出赤裸裸的情欲肉体为止。

连筛了三四杯饮过。那妇人也有三杯酒落肚,哄动春心,哪里按纳得住。欲心如火,只把闲话来说。武松也知了八九分,自己只把头来低了,却不来兜揽。妇人起身去烫酒。武松自在房内却拿火箸簇火。

妇人良久暖了一注子酒来,到房里,一只手拿着注子,一只手便去武松肩上只一捏,说道:”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武松已有五七分不自在,也不理他。妇人见他不应,匹手就来夺火箸,口里道:”叔叔你不会簇火,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

当潘金莲用手去碰触武松肩膀,挑逗的层次再度被拉高─从身外之事跳到身体本身了。潘金莲的肢体碰触绝对是个逾越,但她却用:”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寒冷么?”来合理化她的行为。

潘金莲在这些方面绝对是聪明而有天份的,她擅于用隐喻的功力一点也不下于当代最优秀的文学家。你可以看到,当她顺手夺过火箸,对武松说着:”我与你拨火,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这一句听来合情合理,却又直接撩拨武松内在欲火的双关语,虽然多么生动、自然,但在武松听来却感到莫名的心惊肉跳,以致他竟然推了这位美女嫂嫂一把。

就这样,潘金莲为了向打虎英雄武松示爱,以向武松敬酒为名,表露她的仰慕之情。潘金莲身着暴露的内衣,施展她优美的身材,风情的魅力,希望以此吸引武二郎的垂青,“那妇人一径将酥胸微露,云鬟半挽,脸上堆下笑。”潘金莲为什么如此,无非认为这种暴露的内衣可以展现她女性身体曲线和凝聚在她身体上的性感之美。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在梁山好汉武松的面前,潘金莲的暴露酥胸的勾引艺术失去了艳光四射的魅力。

潘金莲在这样出师不利的情形下,终于鬼使神差的撞上了西门庆,让她的性感之美和勾引艺术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即便是烟花巷里的祖宗、风月场上的班头的西门庆,在潘金莲的万种风情面前,也不禁心荡神迷,不能自持。他不顾潘金莲的那个打虎英雄小叔子的利害,猛追潘金莲以求春风一度,无疑是“老鼠给猫做三陪”那种要风流不要命的男人。于是,一番云雨,百般恩爱,这一对被人们称之为史上最放荡的男女,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潘金莲究竟有多美?《金瓶梅》似乎描写得更为详细。其中第四回里写道:“却说西门庆在房里,把眼看那妇人,云鬟半挽,酥胸微露,粉面上显出红白来,一径把壶来斟酒,劝那妇人酒。一回推害热,脱了身上绿纱褶子。《金瓶梅》第二十八回在西门庆扶潘金莲到房中时又写道“脱去上下衣裳,着薄纩短襦,赤着身体,妇人上着红抹胸儿……两个并肩叠股而坐……西门庆一手搂着她的粉颈,一递一口和她吃酒,极尽温存之态。

睨视夫人云鬟,酥胸半露,妖眼乜斜,犹如沉醉杨妃一般。然而,就是这样美得像杨贵妃一样的女人,却是西门庆的夺命追魂之人。《水浒传》写的是西门庆的死在武松的手下,《金瓶梅》写的是西门庆死在潘金莲的床上,其实,无论哪一种死法,无疑都是西门用潘金莲的美色,为自己挖下的人生的坟墓。

“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潘金莲最后也死在自己的小叔子武松的刀下,是她的这个心目中的第一情人成就了她人生最后的悲剧。其实,综观潘金莲的人生悲剧,可用两个字概括:这就是“美色”。当然,潘金莲的悲剧不仅是她个人的悲剧,更是时代的悲剧,社会的悲剧。在男权的社会中,即便是再美丽的女人也是身不由己的。但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无疑大都宁愿做西门庆的断头情人,也不愿做武大郎的窝囊老婆。

解密:风骚的潘金莲惩罚小丫头的变态手段

在前面“潘金莲虐童”一文中讲述了潘金莲虐待迎儿的手段残忍,同样她来到西门庆家以后,对待“犯错”的丫头也是想着法儿折磨。本篇要说的是她是如何惩罚小丫头秋菊的?

一天,潘金莲和西门庆在花园的葡萄架下“野战”,完事儿以后叫丫头秋菊来收拾凉席枕头等物。第二天起床,潘金莲发现自己昨天穿的红绣花鞋儿少了一只。于是她叫来秋菊问,秋菊道:“我昨日没见娘穿着鞋进来。”金莲训斥道:“你看胡说!我没穿鞋进来,莫不我精着脚进来了?”秋菊道:“娘,你穿着鞋,怎的屋里没有?”金莲道:“贼奴才,还装憨儿,无故只在这屋里,你替我老实寻是的。”

不错,潘金莲昨天进来确实没穿鞋,因为她把鞋落在葡萄架下了,还被奴才的儿子小铁棍儿捡了。而金莲非说自己穿着鞋进来,看来昨日她被折腾的连穿鞋没穿都不知道。

但是主子发话,秋菊也只好去找。她把三间屋找了一遍,连同床上床下,可是怎么可能找的到?

潘金莲急了。道:“端的我这屋里有鬼。摄了我这只鞋去了。连我脚上穿的鞋也不见了,要你这奴才在屋里做什么?”秋菊道:“倒只怕娘忘记落在花园里,没曾穿进来。”哈哈,这倒是实情。

潘金莲这才稍清醒了些,说:“敢是?昏了!我鞋穿在脚上没有在脚上,我不知道。”

她虽这么说,却还是要把气撒在丫头秋菊身上,对春梅说:“你跟着着贼奴才,往花园里寻去。寻出来便罢,寻不出我的鞋来,叫她院子里顶着石头跪着。”

可怜的丫头啊,平时不光得对主子言听计从,就是主子有了气,也得做撒气桶。

二人来到花园,怎么可能寻得到。她们回来告诉金莲,金莲要让秋菊去院子里顶石头。秋菊害怕,把脸哭丧下水来,说:“等我再去花园里寻一遍,寻不着随娘打便了。”于是二人又去花园里寻找。结果和上次一样,连个鞋影子都没有。秋菊怕回去挨打受罚,又去花园的雪洞里寻。别说,还真找到了一只。

她拿回去让金莲看,金莲一看,嗨!真是!经询问知道是在雪洞里找到的。她拿来另一只鞋一比,才发现有少许不同,穿在脚上又有点紧。知道是死了的宋惠莲的鞋,她更怒了,说道:“这不是我的鞋。奴才,快去跪着去!”

秋菊觉得好冤,哭起来说:“不是娘的鞋是谁的鞋?我饶替娘寻出鞋来,还要打我。若是再寻不出来,不知还怎的打我哩!”

潘金莲怎会听她抱怨冤屈,说道:“贼奴才,休说嘴!”于是让春梅寻了一块儿大石头,令秋菊在院子里顶着,不准掉下来!

还有一次,也是潘金莲和西门庆刚折腾完,她教秋菊拿酒来。不一会,秋菊把酒端上来,潘金莲一摸,冰凉!很是生气,她随手就照着秋菊的脸上泼去,泼的一头一脸,骂道:“好贼少死的奴才!我吩咐叫你荡了来,如何拿冷酒与爹吃?你不知安排着什么心儿!”于是对春梅说:“与我把这奴才,采到院里跪着去。”

其实金莲根本就没吩咐她拿暖酒,只说:“取白酒来,与你爹吃。”因此秋菊觉得很冤屈,口中喃喃呐呐说道:“每日爹娘还吃冰湃的酒儿,谁知今日又改了腔儿。”不料这话被金莲听到,骂道:“好贼奴才,你说什么?与我采过来!”让春梅每边脸上打与她十个嘴巴。然后,不由分说,拉到院子里,教她顶着块大石跪着。

这就是潘金莲惩罚秋菊丫头的两次,而当时正值阴历六月,酷暑天气,试问一个小丫头顶着块大石,烈日炎炎之下如何受得了?唉!恶毒的金莲啊!

民国第一位女官员:前半生经历像潘金莲

武昌起义爆发后,中华民国军政府机关报《中华民国公报》,于1911年10月16日创刊。该报创刊之初曾经刊登《刘一启事》:“每日下午两点钟,在总监察处接见各界姊妹。”刘一本名李淑卿,是共进会会长、湖北军政府总监察刘公的如夫人,当时担任负责总监察处文案收发工作的监印员,是中华民国史上有据可查的第一位女性官员。

刘一早年人见人爱

据《沔城志》记载,李淑卿,原名远宝、淑贞,字文华,嫁给刘公之后改名刘一,别号征清子。光绪十八年即1892年,出生于湖北沔城(现仙桃市)下关街龙家湾。她祖籍广东,父亲在沔城当一名下级官僚,死于战乱,母亲谢氏靠着做针线活拉扯她长大。

在同盟会、共进会及国民党的元老级人物居正写作的《梅川日记》中,刘一被称为“沔阳监学”,其前半生的传奇经历与《窦娥冤》中的窦娥和《金瓶梅》中的潘金莲,颇有几分相似之处。据居正介绍,刘一的母亲是客居湖北沔阳的广东人。刘一从小聪明美丽且擅长交际,深受沔阳新学堂的书生学子们的喜爱。这些书生学子经常到刘一家中喝茶聊天,刘一的母亲就依靠这些书生学子留下的茶水费维持生计。擅长交际的刘一,也因此芳名远扬,以至于被相当于教育局长的沔阳劝学所长花钱破处。经常在刘一家中逗留缠绵的这位劝学所长,严重妨碍了喜欢到这里喝茶聊天的书生学子的青春浪漫,他们便给刘一起了“沔阳监学”的绰号。

刘一从小被许配给以卖烧牛肉为业的丁姓回族商贩,成婚之后依然放荡不羁。没有艳福的丁某很快死去,丁某的家属便控告刘一谋杀亲夫。刘一在包括沔阳知县之子在内的书生学子以及沔阳劝学所长的营救下,被免于死刑。知县判决时以24元大洋的官价,把她当堂发配给王姓富商。王姓富商对刘一宠爱有加,致使刘一遭到正房太太的妒忌。这位正房太太在豆汁中下毒,不曾想豆汁被王姓富商喝下。刘一发现情况不妙,迅速带着母亲逃往汉口,危难之中遇到似曾相识的一名沔阳学子。这名学子把母女二人带到武昌,召集同乡同学共同协商安置办法。同乡同学们纷纷慷慨解囊,资助刘一进入咨议局议员时象晋创办的女子职业学校滋兰女学堂读书。这些帮助刘一的人中就有正在秘密策划武装起义的共进会会员杨玉如、杨舒武。时任共进会会长的刘公,就是通过他们二人认识刘一的。

共进会长刘公捐资革命

刘公原名炳标,又名湘,字仲文,1881年出生于襄阳县东津镇大旺洲的豪富之家,父亲刘子敬是前清武举,人称刘百万。四叔刘子麟官至清朝度支部郎中,也就是财政部负责管理食盐专卖的官员。1902年,刘公东渡日本求学,肄业于东亚同文书院。1904年入东斌学堂学习军事,与宋教仁、田桐等人发起创办《二十世纪之支那》,启动经费300元全部由刘公捐助。1905年加入同盟会,捐助5000两银票用于出版《民报》。据说同盟会总理孙中山,专门写有落款为 “晚愚侄孙文”的借据:“子敬伯父、陶氏伯母二位大人,汇银五千两已收到,特立此据,待革命成功后,一并奉还。”

1906年萍浏醴起义期间,刘公一度回国,起义失败后返回日本东京,入明治大学政治经济科。1907年参与筹组专门用于联络江湖会党的革命组织共进会,后被推举为第三任会长。1910年他回国治疗肺病,被孙武、焦达峰等革命同志奉为财神。当年奉行替天行道、天下为公的湖北、湖南两省的共进会成员,主要采取这样几种方式筹集革命经费:其一是盗窃。听说广济县一座寺庙里有一尊金佛,焦达峰变卖田产前往踩点,最后出动六个人盗窃金佛,可惜在路上遇到官府捕快,他们以为已经被对方发现,只好把金佛抛弃于田野之中。其二是绑架勒索。湖南共进会员邹永成来到武汉,报告说他婶母住在武昌八卦井,多金银首饰,如能以术取之,当为革命之用。大家一听都说好,便从军队里找军医配迷药,由邹永成购来好酒置药其中。诡称将有远行,特来与婶母话别。两人在屋里喝酒,孙武、邓玉麟门外等候。久之,闻邹婶言笑自若。邹永成出来对两人说:“药不灵,碍事。”邹永成心有不甘,最后将婶母的幼子也就是他自己的堂弟骗至汉口,放言要婶母赎回人质,成功勒索到800元大洋。其三是宣传感化。浏阳商人刘贤构,贩夏布至汉口,在客栈与焦达峰相识。焦达峰向刘贤构宣传革命,刘深受感动,宣誓加入共进会,并把夏布全数交给焦达峰、孙武充当革命经费。其四是变卖祖产。张振武回到竹山老家,劝说父亲将城内房产一百多间全部变现卖掉。之前为他留日求学和在武昌办学,已经两次变卖家中田产。其五是动员捐款。他们锁定的第一个捐款对象,便是共进会第三任会长刘公。

当时清廷降旨要大考留学生,中试者将赐予不同官衔。刘公的父亲刘子敬名利心重,希望刘公能进京应试获得功名。不久前从美国留学归来的刘公表兄陶德琨,时任湖北高等商务学堂教务长兼藩署财政顾问。刘公请求他出面向父亲刘子敬进言。陶德琨谎称有日本驻华武官帮助疏通关系,急需八千两银子捐一实缺道台:“要发大财必先做大官,做了大官不难发大财,美国就是典型例子,表弟刘公为日本留学生,正好捐一道台。”刘子敬考虑再三,表示即使捐出两万两银子得到一个道台官职也在所不惜。刘公四叔刘子麟表示支持,率先摊出五千两银子,在樊城陕西钱庄换成银票后交给刘公。刘公的姨表兄潘善伯受共进会委托,前来迎接得到巨款的刘公返回武汉。刘公的弟弟刘同,随后又带着后续的三千两银子来到武汉入学就读。

为了把五千两银子尽快移用为革命经费,孙武、杨玉如等人用美人计把19岁的刘一介绍给30岁的刘公,然后又由充当宪兵的彭楚藩上门胁迫,说是不交出银子便要举报刘公是革命党人。据杨玉如回忆,刘公携带巨款来到武汉的时间是1911年初夏。他因为身体虚弱需要静养,同时也为了方便与刘一同居,便租下城北雄楚楼10号的两进公馆。后面一进为中西合璧的二层楼房,刘公与刘一住在楼上,杨玉如夫妇住在楼下。杨玉如要刘一劝说刘公拿钱资助革命,刘公不太情愿地表示:“说句不孝不悌的话,这笔钱款是在父兄面前欺骗得来的。” 他将所有证件和银票当众点清,交给孙武接收办理。刘公交出银票后,被革命党人预定为起义成功后的第一任都督。

相关文章
小S献唱《我不是潘金莲》 变热辣村妇搭档大鹏

小S献唱《我不是潘金莲》 变热辣村妇搭档大鹏

近日,台湾知名主持人小S为即将上映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献声,这也是小S娱乐生涯中首次献唱电影的主题曲。据悉,歌曲风格沿袭了小S一贯...

我不是潘金莲 潘金莲的真实形象

我不是潘金莲 潘金莲的真实形象

我不是潘金莲,潘金莲的真实形象。说起古代淫妇形象,潘金莲可以算得上是代表性人物,水浒传中潘金莲与西门庆通奸,并下毒药死武大郎的故...

朝鲜核试验竟是美国阴谋 真相揭开中国上当了

朝鲜核试验竟是美国阴谋 真相揭开中国上当了

近些年来,朝鲜频频进行核试,且规模越来越大。于是,在美国操纵的联合国和欧美国际势力有意识的引导下,在美国雇佣和豢养的国内外走卒以...

骗子冒充杨洋社交账号 多数粉丝上当受骗

骗子冒充杨洋社交账号 多数粉丝上当受骗

人红是非多!当红小生杨洋近年来人气一路飙升,不过,随之而来的还有恶意事件。近日,有骗子借其名义骗取粉丝钱财,且似乎已有多数粉丝上当...

中国别上当!菲总统对美发飙只为干这事

中国别上当!菲总统对美发飙只为干这事

菲律宾总统罗德里格杜特尔特4日再次对美国发飙,称可能会在任内与美国分手,让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见鬼去。 发飙不满美批评反毒战 正值菲...

“潘金莲”脸肿吓人 王思懿曾因潘金莲一角走红如今颜

“潘金莲”脸肿吓人 王思懿曾因潘金莲一角走红如今颜

“潘金莲”脸肿吓人,乌鲁木齐,9月28日,喜剧影片《爱慕之旅》新片发布会在乌鲁木齐长富宫举行。着名艺术家朱时茂携该片主创人员朱一龙、...

她是最妩媚的

她是最妩媚的"潘金莲" 今44岁变这样

演绎过潘金莲这个角色的女星有很多,比如王祖贤、温碧霞等大美女,不过最经典版还要数1998年版本《水浒传》中王思懿版本的潘金莲了。王思...

闷声发大财 解放军悄悄拿下此地 美俄上当

闷声发大财 解放军悄悄拿下此地 美俄上当

日前据塔吉克斯坦媒体报道,塔方政府已经确认新的协议草案,该草案显示,中国将在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边境建造4座边检站以及1座军事训练中...

潘金莲床上不为人知秘密 令人欲罢不能!

潘金莲床上不为人知秘密 令人欲罢不能!

西门庆是小说金 瓶 梅中的主要人物,平时喜欢出入秦楼楚馆,对待良家少妇有特殊的方法。不想得手之后,他往往把这些女人放置家中,纳为三...

《我不是潘金莲》庆功宴 冯小刚夸赞范冰冰李晨好高兴

《我不是潘金莲》庆功宴 冯小刚夸赞范冰冰李晨好高兴

9月28日晚,从西班牙归来的冯小刚导演和范冰冰带着金贝壳与银贝壳出现在了媒体面前。范冰冰之外,主演郭涛、大鹏、于和伟、赵立新、李晨等...

contact us

WEBsite:www.2100lady.com eMAIL:cenlady@163.com
Copyright ??? 2016-2017?? 世纪女性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和解释权归世纪女性网(www.2100lady.com)所有